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CT天道酬勤

结识朋友,相互学习,共同快乐!

 
 
 

日志

 
 

猛男杀女友后奸尸再向媒体爆料  

2013-01-23 10:26:31|  分类: 社会人生犯罪时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元旦刚在城市落脚的农村青年,上个月的这一天,刚过完自己23岁的生日。然而现在,他坐在警车后座,左右两边,都是前来控制他的警察。张阳的眼圈再次红了。
  张阳下意识摸出手机,准备打一个电话。身旁的警察见他情绪开始激动,安慰劝抚他先平复心情。明白已经失去自由的张阳,还是抓住这最后机会,执意地用手指按起手机键盘。他强调自己要把这个最后的电话打给他的父亲。嘴里吐出“爸”这个字的瞬间,泪水开始汹涌而出。
  浑身开始哆嗦的张阳,最终还是连一个短信都没有发送成功。只好作罢的他轻轻地长叹一口气,失落地将全身靠在座背上。在他眼前,是逐渐暗淡的天空,和模糊起来的都市华灯初上。
  “我杀人了我想自首”
  1月12日15时56分,陕西电视台的新闻热线接到了一位男青年的“爆料”电话。这位青年人要找《都市快报》栏目组的记者。开口便用熟练的普通话对接线员坦言:我杀人了,我是张阳。我杀人了。我想去自首。
  接线员显然被这个“猛料”镇住了。自称张阳的年轻人再次用肯定的口吻说:我杀人了。我想要自首。想让你们沟通一下,见证一下。电话另一端,伴随张阳平静声音的是一群女士的嬉笑交谈和此起彼伏的车轮滚滚。
  “我现在,在……?”张阳透过旁边嘈杂的声音用家乡话问道:“哎,这啥地方,这条路叫啥路。广安路多少号?”接着他向接线员强调:路非常远,快点!我姓张叫张阳。我在广安路。这里有个葫芦头泡馍馆。人已经死了好久。你们多长时间给我回复。你快点。我杀人了,想去派出所自首。片刻之后,张阳再次拨通热线电话:怎么还不过来哪?略微迟钝一下后,他提高声音强调:我刚才反映过我杀人了。现在人的尸体还在那里,你们快过来吧,我现在广安路上。
  张阳向接线员表示,自己刚刚也向110报警中心打了电话,表明自己想去派出所自首。但由于没说清楚,就把电话顺手挂了。最后张阳问陕西电视台热线员,你们的记者多长时间能赶过来?
  其实,张阳的找记者见证自己自首的消息刚在线索平台上一出现,《都市快报》栏目的制片人高晓华就“噌”地坐直身子,马上拨通值班记者胡镜的电话说道:马上去。注意安全。
  在《都市快报》开播10年期间,热线电话不止一次接到要求记者陪着自首的爆料人打来的热线电话,但除了一件是真的外,其他人都是以此为噱头,想让记者关注自己遭遇其它事件。高晓华认为不管是真是假,还是应该让记者尽快赶赴现场。
  张阳第二个电话打进来的时候,高晓华听到对方的口吻满是焦急,近乎对着接线员要发脾气的地步。他随即拨通了辛家庙派出所一位警官的电话,两人分析“自首事件”的真伪几率。得到的回答是“极有可能”。
  “女朋友已经没有了”
  接到栏目制片人高晓华的电话后,《都市快报》记者胡镜和同事在路边拦住一位熟人的私家车,马上赶往现场。在与张阳见面的路上,胡镜一直和张阳保持着电话联系。张阳告诉胡镜:被自己在15时许杀了的女孩还在出租屋里。是他认识两个月的女朋友。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她死了。
  “第一次跟犯罪嫌疑人通话时,他说话比较沉稳,不慌不乱,说话的语气并不像刚刚杀过人,我们以为嫌疑人的年龄比较大,但见到后发现,他看起来很年轻。”胡镜向本报记者回忆道,张阳得知电视台记者正向自己飞速赶来,情绪开始恢复平静。只是不断重复询问“你们还有多长时间能赶到。”
  与此同时,公安未央分局辛家庙派出所接到高晓华电话后,迅速出警,在街上寻找自首者张阳的行踪。但显然张阳执意要等到电视台记者出现后,才愿意现身。
  胡镜得知张阳确切位置在广安路一处公交站牌下,叮嘱他站着不要动。“等看到他时,见他正焦急的向两边张望,来回踱步。我们把车停靠上去,试探性地问‘是你吗’”胡镜说,张阳看了一眼摄像机,马上停住脚步,面对镜头回答:是我。我叫张阳。我杀了人。我要到派出所自首。胡镜看到张阳说第二句话的时候,眼圈就红了。身体摇晃着,极力想让自己站稳脚跟。
  张阳向胡镜重复道,当天15时,自己和女朋友发生了争吵,自己情急之下向女友李小丽动了刀子。接着就催促道:咱们走吧,一起上派出所。
  在胡镜眼里,眼前这个身高不足1米7,身材微胖,一脸稚气的男孩子怎么也和以前采访过的杀人犯对不上号。手插在裤子口袋的张阳身子一侧,胡镜在张阳转身的片刻,瞥到了他蓝色运动防寒服衣襟内侧铜钱大的一块血迹。接着她又看到在张阳的左袖口后面,左小腿的裤腿上等处,喷溅沾染上的血迹已经干了。
  胡镜心里顿感沉重起来:“看来还是真的”。张阳又向胡镜出示了杀人凶器,一把折叠起来约10厘米长的刀子。那把刀的钢制刀鞘在寒风中透着生冷的气息,通过刀鞘镂空的花纹,可以看到灰白色的刀刃上满布的血迹,早已在冬日的这个下午,变成了黑褐色,与闪着寒光的利刃,凝为一体。
  碎片青春
  1月12日事发当天,张阳将李小丽从工作的酒楼带走后,两人再次在村里的街道上发生了争执,张阳将李小丽推搡着跌倒在地,又把她拎起来警告道:我一个人整治不了你,再叫一个来收拾你。但一切的努力结果表明全是于事无补的无用的挣扎。
  张阳的租住屋和房东是隔壁。案发时恰好房东不在家。房东告诉记者,事后得知自己家里大白天发生了凶杀案,特别是案发现场就在自己隔壁,房东脸色煞白,显然是吓坏了。
  遇害前两天,李小丽在自己的QQ 空间里转载了一篇《爱亦有度》文章。文内有这样一段文字:你可以爱一个人,这是你的自由,但是,你要有度,当超越了界限,爱的超过了度,那就会变成伤害。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因此劝君莫要爱的超过度。适可而止吧!否则,爱的过度会适得其反,不但对所爱的人所爱的实物产生伤害,而且,最后受伤的是自己!
  她的访客里,找不到杀人者张阳光顾阅读的痕迹。
  绝望:她不想和我在一起了
  争吵,动刀,致人死亡……
  1月12日,张阳用坦然的口气向记者说出自己半天时间所犯下的罪行,并用自己近乎张扬的方式投案自首后,警方立刻赶赴案发现场一探究竟。在他被带到公安未央分局辛家庙派出所后不久,侦查员迅速反馈来消息,证明此前在辖区井上村一村民出租屋——张阳的租住处,确实发生了凶杀案。闻讯赶到案发现场的民警和120医护人员现场证实,受害女孩李小丽早已停止了呼吸。
  当日傍晚时分,井上村依然迎来了它一天中最热闹繁华的时刻。这个毗邻城乡接合部的城中村承纳着上万的外来务工人员,他们早出晚归,在这个城市中为自己的梦想和生存空间不断打拼着未来。其中来自于商洛市山阳县二峪河乡的农民就有七八千人之多。此刻他们还不知晓自己23岁的小老乡李小丽,已经遭遇不测,走到了人生的终点。
  在街上或悠闲或匆忙行走的住户们,并没有过多留意警方的进出村庄是为一起凶杀案而来。甚至在这个时候,张阳所住的院子里,外出上班的房客大多数还没有归来。
  在光线暗淡的院子内,直视张阳租住的房间,窗帘依然遮掩着唯一的窗户,屋内电视屏幕上精彩的剧情情节,通过绚丽的色彩,从窗户缝隙透露出来,在幽暗的空间里跳动。在电视前不远处的床铺上,李小丽一动不动地躺着,她的双腿交叉,脚上还穿着早上出门时的那双卡通棉袜,只是下身的裤子已经没有了。
  在床下近房门一米处的地上,一片直径一米的鲜血四散地喷洒在地板上,最后无力地停滞了下来。血迹不远处的墙角,端正地摆放着李小丽脚上穿过的那双棕色女鞋。
  张阳向警方交代,此前女友李小丽已经提出“不想和我在一起了”,想修复两人关系的他,当天将女友从上班处带到自己的出租屋,两人再次发生争吵。女友显然分手决心已定,并且断然拒绝他要发生男女关系的要求,面对他说,“不然你就杀了我。”张阳说,“她一边说一边还把衣服翻了起来。我有点激动,一刀就扎下去了。”
  独立:“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
  李学才见到女儿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在殡仪馆内,他和大儿子看到,躺在冰柜里的李小丽上身还穿着前一天出门时那件最喜欢的黄色棉衣,左胸口有一处带血的伤口,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
  张阳向警方证实,自己对李小丽动刀后,非但没有报警实施抢救,还对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李小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实施了性侵犯。
  李学才在女儿李小丽出事当天,依然在咸阳市内一家建筑工地上做工。傍晚7时接到山阳老家大哥的电话,得知女儿有事正被辛家庙派出所处理。李学才当时心想,一定是女儿和新工友吵了架,把事情闹大了惊动了公安。自己只需到现场配合警方调解一下,大不了多数落自己女儿两句。毕竟是孩子,误会说开了就没事了,以后还要相处。
  惴惴不安的李学才最后还是不放心,他实在没心思再干活了,出了工地就拦了一辆出租车。等他赶到派出所时,家人已经得知噩耗。告诉他人没有了,凶手已被警方控制。
  女儿遭遇不幸一下子击垮了李学才夫妇俩。在他们心里一直对儿女满怀愧疚。李学才对三个孩子早有约定:考上重点高中就上,否则回家打工补贴家用。当时李小丽以一分之差落选。得知要失学,她哭了两天两夜。但是打工后,李小丽还是定期把工资上交给父母,用来供给两个哥哥的学业。李学才发现女儿偷偷地献血的秘密后,对女儿发了火。不料李小丽高兴地说,这样家里人需要输血时就有了优先权。
  在李学才的印象里,李小丽在三个儿女里读书最少,但一直性格开朗,待人随和,处事非常有主见。最常说的话就是“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
  李小丽的二哥是当晚、也是案发前唯一见过犯罪嫌疑人张阳的李家人。在他印象中,张阳身高最多1.7米,微胖、戴着口罩。“我问他哪里人,他说是礼泉人……”妹妹李小丽没向二哥介绍张阳,也没说二人是什么关系,“后来他说和我妹有事要谈就出去了……”12日事发当天是李小丽龙凤胎二哥大学放假回家的第二天。早上5点半父亲李学才早早去咸阳打工。6时许,妹妹把母亲送到村口坐回家的面包车后,返回到屋内继续睡觉。
  上午9时许,李氏兄妹忽然听到有人敲自己家的屋门,妹妹李小丽听到后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悄声告诉二哥,“如果是昨晚的那个人,就说我和妈回老家了。”说着李小丽躲在了门后。李小丽二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看见果然是昨晚的那个戴口罩男的又来了,就把门随手关上。
  李小丽二哥不放心地问张阳为何三番五次找自己胞妹。“他说没啥,要走。我又问他,你和我妹是不是有啥矛盾?他说,有点小矛盾。我说,出门在外交个朋友是好事。交朋友也要两厢情愿,要是我妹不愿和你交朋友,你就不要纠缠她。”张阳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大意:“以为年轻男女朋友吵架也没多管”
  李家人并不承认张阳是自家闺女李小丽的男朋友。李学才对记者说,自己眼看着女儿大了,他们夫妇也曾张罗着让亲友给女儿介绍对象,但女儿一个都不见,还强调自己要先实现生活独立,等到能养活自己了再嫁人。这个女孩子对家人说出了自己的择偶标准:忠实可靠会过日子的;要有技术和谋生的一技之长;相互能拴住对方心的人品。有着男孩子性格的李小丽直言不讳地对父母说,“我的事情自己办。”
  然而事实证明,李小丽把事情的后果真的低估了。
  那天早上张阳寻找李小丽无果后,又找到了李小丽上班的那家酒楼。12日上午11时50分许,李小丽显然闻讯张阳找到了自己刚上班的工作单位,担当收银员的她,低头猫腰从吧台迅速离开。接着戴着口罩的张阳手持一把刀进入饭店,闯入吧台四下探望寻找。值班经理见状上前急忙阻拦。张阳显然情绪很激动,推开值班经理先向一名女服务员询问着,接着快步径直上到二楼,在楼道间四处查看,很快推开一间包间的房门,连拉带拽地将李小丽拖了出来。尾随而来的值班经理,明显已经无法阻挡张阳的疯狂举动了。
  李小丽见状甩开张阳的撕扯,她迅速地下了楼,再次出现在画面中已是在酒楼门前。看得出李小丽愤然离开。张阳小跑着步步紧跟其后。
  这家酒楼的工作人员向媒体证实,李小丽是他们店内的收银员,事发当日是在该酒楼上班的第二天。他们对李小丽的个人和家庭情况都不了解。但清楚记得,李小丽应聘的当天是和张阳一起来的。上班第一天也是张阳将李小丽送到店里。“我们都觉得那个男的是她的男朋友。那天以为年轻男女朋友吵架,也没多管。”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