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CT天道酬勤

结识朋友,相互学习,共同快乐!

 
 
 

日志

 
 

贪官们的最后时刻  

2013-03-15 11:00:05|  分类: 社会人生犯罪时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跪地求生的胡长清
  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在被办案人员审查谈话时,脸色苍白,汗不停地从额头上淌下来。他低着头,不停地喝水,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在办案人员的强大思想攻势下,他的精神防线逐渐崩溃。他突然跪倒在地,痛哭流涕。一种求生的欲望在心中涌动,他逢人便跪地求饶,乞求组织上能给他一条生路,哀求“放我一马”。
  2000年3月5日,一审被判死刑的胡长清在看守所接受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记者的采访。
  在近两个小时的访谈中,胡长清时而声泪俱下,时而感慨系之,时而追悔叹息。他回顾了自己的人生道路,总结了自己犯罪的原因和教训。同时他恳请有关人员转达他的渴求:“救救我这个大罪人,给我判个死缓,给我一个改造的机会,我永远铭记党的恩情,感谢党的政策。”
  3月8日上午8时05分,江西省看守所。在一间普通会议室里,审判长向胡长清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裁定书。当胡长清在送达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意见后,审判长说:“最高人民法院已于昨天下达了对你执行死刑的命令,你还有什么遗言要向家里交待?”
  胡长清语气低沉地表达了两点意见:一是判刑太重,二是希望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在没收他的财产时,给他家属留下一部分。
  8时30分,胡长清被拍照验明正身。
  8时43分,刑车到达刑场。
  8时46分,随着一声枪响,胡长清扑倒在了枯草地上。
  最后时刻含泪跪母的周利民
  周利民曾任建设银行西安市分行北大街支行公司业务部负责人等,从1996年初与“老搭档”刘怡冰以高息存款为诱饵,用私自印制的存单、证书等,在社会上大肆吸收单位和个人存款共计4亿多元,并将吸收的存款采取不入账的手段,任意支配使用,其行为构成了贪污罪。2003年8月19日上午,被称为新中国以来陕西最大的金融贪污挪用公款案——周利民等贪污挪用公款4亿余元案,经一审宣判,主犯周利民、刘怡冰被判处死刑。在法官宣判结束并宣布休庭时,周利民在宣判笔录上签完字后,突然转身向听众席大声喊着:“妈妈”周利民的母亲听到儿子的叫喊后,拨开法警呼喊着:“儿子儿子”听到母亲的声音,周利民突然跪倒在地,向母亲磕了个响头。10时30分,周利民被带上了回看守所的囚车,其母含泪久久不愿离去。
  “最瘫的贪官”戚火贵
  2001年8月13日,海南省东方市原市委书记戚火贵大约是早上5时15分从监仓里被提出来。5时30分,在有关人员安排下,戚火贵与儿子、弟妹等七位直系亲属见面。据介绍,戚火贵的儿子在见他时,双手举着大学毕业证说:“爸爸,我大学毕业了,找到工作了。”
  7时05分,戚火贵被押进了海南中级人民法院。走下囚车的戚火贵浑身瘫软,由两名武警搀扶着押到海南中院候审室。7时40分,有关人员为戚火贵验明正身。
  8时10分,戚火贵接受了媒体采访。记者问戚火贵今天见到了儿子吧?他回答说,看到了,不放心也放心了,希望他自强自立。对于爱人,戚火贵说:“不存在恨不恨,她能够活下来,她能够反省自己,后半生能够平安过就行了。”他还说:“我如果有一个好的爱人的话,如果她及时提醒我,我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很多东西指受贿的事受她影响,我讲她也不听。”
  戚火贵还念了他写给母亲和已故父亲的诗。他在给母亲的诗中写道:“养育儿女勤持家,终日忙碌不得闲。”并留话给母亲,要她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怀念他这个不肖之子。他在给父亲的诗中写道:“有子当官仍耕田,64岁突病逝,儿女哭泣无孝心。”
  8时30分,戚火贵被押上审判庭。8时47分,宣判人宣布:“将死刑犯戚火贵押赴刑场,执行枪决”随即,戚火贵被押往刑场。
  9时23分,戚火贵在法警的押送下,被拖下囚车,9时25分,沉闷的枪声响起,戚火贵扑倒在地。
  把“姿本”用到极至的蒋艳萍
  “男人玩女人可以不讲档次,女人玩男人就不能不讲档次。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价值的女人,才能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蒋艳萍以这一“名言”,在短短十余年间从一名仓库保管员,爬升为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副厅级),个人名下的财产以千万元计。
  1999年7月,蒋艳萍被逮捕。之后,为了排除她多年罗织的关系网的干扰,办案部门将她转移到远离长沙的汉寿县公安局看守所。蒋艳萍需要与她的“圈子”取得联系,了解关于她的案情调查情况,需要有人来为她通风报信。经过一番思量,她将目标选定为与她接触最多的该所副所长万江。自此,蒋艳萍每到万江提审她时,都会用那双风情万种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几番提审下来,两人终于搂抱在了一起。事后,万江对办案人员说:“我最受不了的是她那双眼睛。”
  在万江的帮助下,蒋艳萍和众多与此案息息相关的人取得联系。随即,几乎所有重大涉案人员翻供,新查获的线索都难以深挖,相关人员的供述惊人的相似。
  办案人员在清理蒋艳萍在汉寿县看守所的单间时,发现了她写给万江的情书和情诗,其措辞用语不堪入目。在得知万江受到法律的惩处后,蒋艳萍淡淡地说出了三个字:“他活该”。
  在庭审的最后阶段,蒋艳萍脸色惨白,身体向右歪靠在椅子上,此举被审判员当庭警告,责令她坐端正点。随后审判员察觉到蒋艳萍神色不对,又让法警上前询问,并替她擦风油精。当得知蒋艳萍是胃病发作,审判长宣布休庭十分钟,而蒋艳萍虚弱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她几乎是被两名法警架着出了法庭。
  十分钟后,蒋艳萍穿上了一件棕色风衣,又在两名法警搀扶下走进法庭。在随即进行的被告人最后陈述时,蒋艳萍突然承认确实存在犯罪事实,并表示愿意认罪伏法,希望法院能给一个公正客观的判决。
  凄厉哀叫的李玉书
  四川省乐山市原副市长李玉书因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于2001年6月12日被刑拘。
  李玉书走入看守所的第一天,仍然盛气凌人。对着看守所的教导员叫嚣,他是副市长不是囚犯,两杠两星的处级干部,他招之即来而且夸下海口,他半年内就出去,什么事都没有。
  在趾高气扬的李玉书眼里,整个看守所没有一个人“有资格跟他谈话”,所以最初的那段时光,他常常是一个人闷着,在屋子里发呆,还经常卖弄学问。他都是用英文写信、写日记,写完了还向周围人冒一句,想偷看,给你看你也看不懂。
  2002年1月10日,李玉书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李玉书不服,提出上诉。提出上诉后,李玉书越来越惧怕黑夜,渴望阳光。常常半夜蒙在被子里抽泣,双手也会不停地发抖。会在睡梦中呼唤着女儿的名字,豆大的泪珠不时从眼角滚出来。
  2003年10月13日,李玉书接到核准裁定,他将于10月14日被执行注射死刑。这一结果让李玉书的精神彻底崩溃。在看守所的最后一夜,李玉书不时从噩梦中惊醒,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哀叫。
  临死前倡议反腐败
  2003年10月9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唐山对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正厅级)李真受贿、贪污一案公开宣判,依法裁定驳回李真上诉,维持一审对李真的死刑判决。
  当法官宣布了上述判决后,李真的双腿抖了一抖。他反思自己走向毁灭的根源时说:“人可以没有金钱,但不能没有信念,丧失信念,就要毁灭一生。”
  面临死刑判决的李真,在强烈的求生愿望中给专案组写了一封长信,提出了一些建议。他提出了宽严并举的办法,希望中央根据腐败分子的认罪态度,严肃处理不认错的,宽容认错态度好的。这其中,无疑包含了侥幸躲过死刑的期望。
  “现代曹操”王怀忠
  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出生在曹操的老家亳州,被称为官场上的“现代曹操”,身体力行“宁愿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曹操的格言,所以,案发后不轻易承认罪行也符合他的性格特点。
  2004年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给王怀忠签发了“地狱派遣证”,勾销了这位安徽省原副省长罪恶的生命。这是继胡长清、成克杰之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三个被处以极刑的省部级以上腐败高官。
  王怀忠主管过政法工作,对司法知识掌握的程度,让他的辩护律师都吃惊,然而他到死都不认罪,毫无忏悔之心。他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出了事”的副省级高官中惟一拒不认罪的。
  他自认为已经宣判的省部级干部职务犯罪案件,犯罪数额在1000万元以下的不会判处死刑。为了使法院认定的犯罪数额不超过1000万元,王怀忠费尽心机,对办案人员,他先夸奖对方一番,再鸣冤称这个案子“是共和国历史上最大的冤案”,然后给办案人员许愿。八次提审,王怀忠都要提出狡辩的理由,不断提出新的证人、知情人。出尔反尔,拒不认罪,有时把亲笔供词当场撕掉。最后,诬陷办案人员刑讯逼供。
  王怀忠为活下来所作的努力远远超过了胡长清、成克杰。在秦城监狱里,他没有一天不“刻苦”学习《刑法》。可惜他的动机实在是和任何褒义词都不沾边的。
  “王怀忠错误地估计了党中央反对腐败的决心和力度,心存侥幸,最终聪明反被聪明误。”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李敬武的话意味深长。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