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CT天道酬勤

结识朋友,相互学习,共同快乐!

 
 
 

日志

 
 

淮河战争  

2013-04-03 19:19:36|  分类: 社会人生犯罪时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起导致皖北渔民损失惨重的水污染,一起环保部介入、两省副省长进京协调的水纠纷,一起国务院主要领导批示的水危机。这一条河流,时隔十年,两任总理批示,两省心病依然未除。
  2013年1月17日,一辆河南牌照的面包车停在十八里镇的涡河大桥上。这里是与河南一界之隔的安徽亳州市。从车上下来两名便装男子,他们开始从桥下调取水样。然而,这寻常之举却立刻遭到十八里镇渔民的围堵。
  “你们河南来的水,把我们的鱼都毒死了,你就不敢对我们说几句话吗?”一名情绪激昂的渔民喊道。
  河南鹿邑——安徽亳州,一场跨界水纠纷自2012年末延宕至今,甚至安徽一方连污染真相都不完全知情。
  这是豫皖两省近年最大的跨界污染冲突。国务院主要领导作出批示,环保部介入调解,两省分管副省长进京协商。
  然而至今一方遮遮掩掩,一方四处奔走,这几乎是中国跨界水纠纷的缩影。
  3月5日,全国两会上,饱受淮河跨界污染之苦的安徽省由其代表团提交了《建立跨省界水污染联防联控及生态补偿机制的建议》。“以淮河流域为例,河南、安徽、江苏、山东4省几乎每年都要发生或大或小的跨省界水污染事件。”安徽省代表团人士透露。
  死鱼
  2013年3月15日,已经错过最佳种苗时机,十八里镇渔民刘满意还在苦苦等待开封市政府的赔偿款。
  这个五口之家尚未从春节前的涡河污染事故中恢复过来。两个月前的一个清晨,“鱼全死了。”听到儿子在船头喊叫,还在睡梦中的刘满意披着衣服钻出来,网箱里,两三斤重的花鲢漂在水面上,连成白茫茫的一片。
  发源于河南开封的涡河,是淮河第二大支流,在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出境,流入安徽亳州市十八里镇,沿岸网箱密布,生活着几百户皖北“最后的渔民”。
  污染突如其来。十八里镇的传统,腊月二十后,鱼价见涨,渔民才开始捞鱼。而眼看收获在望,“几乎是灭顶之灾。”渔业队队长刘玉柱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十八里镇渔业队一百多户渔民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经刘玉柱统计,全队损失近300万元。
  早在年前,淮河水利委员会(以下简称淮委会)的人赶到十八里镇,带来了更坏的消息。“河里的水不能喝,连河堤两岸的井水也不能饮用。”刘玉柱回忆,他们还建议镇政府采取临时供水措施。不过,镇政府没有采纳。
  安徽省要求紧急关闭边界的东孙营闸。此后,河南调用黄河水冲洗被污染的惠济河(涡河上游),污水因关闸不断在河南界内堆积,河南省不得不在惠济河两岸日夜不停地排污泄洪。
  2013年2月27日,南方周末记者在鹿邑县看到,大量的水泵架在惠济河两岸,泛着暗黄色的河水被排到了麦地里。长势正好的青青麦苗被浸泡在污水里。
  安徽省更担忧,污染带进入淮河后,将流经蚌埠段,最后汇入洪泽湖,而蚌埠市100万人口的饮用水正取自淮河。“春节前我们中层以上的干部几乎没放一天假,就怕影响到蚌埠的饮水安全。停水事件在1990年代还真发生过。不过,现在情况可控了。”亳州市环保局副局长苏明胜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失守
  对于安徽而言,渔民难过的年关原本可以避免。
  死鱼事发不久,河南省环境监测信息中心(以下简称信息中心)启动调查,认定上游高氨氮排水是致使下游水质变差、溶解氧下降的主因。此后,污染源被锁定在开封段。
  早在2012年12月14日,河南省环保厅污染处便致函开封市政府:“惠济河睢县段(位于开封下游)断面水质超标严重,远超你市任何一家涉水企业废水排放标准,严重影响到你市和下游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用水,极易引起跨省界水污染事件。”并要求开封市上报超标原因、违法排污企业查处情况。
  一语成谶,不到一个月,开封市境内的污染带流到两省交界的东孙营闸,这是将污水截留在河南省内的最后一道防线。不幸,再次失守。
  南方周末记者获取的一份发自信息中心的环保监测通讯认为,水利部门在不了解水质的情况下,开闸放水导致了死鱼。而在监测到污染带的一个月时间内,如何多部门协作化解“祸水”,却不见记载。
  河南省环保厅在第一时间将事故责任踢给了水利部门,矢口不提开封市政府曾收到的预警。南方周末记者在2013年3月26日致电河南省环保厅污染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开封市曾回函该处,至于函件信息,时间太久已记不太清。
  “不清楚情况,你们去找环保局。”开封市水利局局长张绍庆亦拒绝透露任何信息。
  “如果形成如此大规模的水体氨氮超标,一般是两种情况。第一,污水处理厂流出的水不合格,直接排入惠济河;第二,化工企业发生泄漏。”一位不愿具名的环境专家分析,而无论哪一种情况,均是重大的环境责任事故。
  而更早的2012年9月,当地居民举报,在河南开封市精细化工产业园,一处厂区后面一条直径一米左右的污水管道,流出的大量污水直排到附近一条河流中。而污水最终流向淮河。
  河南开封市精细化工产业园集中了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开封兴化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开封制药集团等污染大户,上述企业因污水排放多次曝光。2013年2月28日,南方周末记者沿着惠济河,挨个排查未果。
  与对外“犹抱琵琶半遮面”相比,开封市政府在1月28日成立了应急处置小组,人员配置非常高:常务副市长黄道功任组长,开封市各部门局长乃至下辖数县县长皆为成员。
  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规定,突发环境事件的应急预案、预报、发生和处置等情况,环保部门应该在20日以内向公众公开。
  至今,距离事发已过去两月余,河南省和开封市均未公开事件调查结果。
  博弈
  “我们强烈要求河南给一个说法,但他们到现在没有一个准确的答复。”在亳州市环保局的办公室里,讲到两个月前的死鱼事故,局长陈显峰仍掩饰不住激动。他强调,所谓准确的答复就是公布事故原因。
  尽管皖北渔民直接损失只有300万元,但它激活了豫皖两省在淮河跨界污染上积蓄已久的“敌意”。正如报道开头一幕,十八里镇渔民“扣压”了两名河南省环保系统工作人员。三个小时后,这两名工作人员才得以解困。
  “两地的矛盾确实比较深。”淮委会水资源管理局一位工程师颇感无奈,作为淮河流域水资源跨界管理的唯一对口部门,每次污染事件淮委会第一时间参与协调。“我们主要是通过水价、闸坝调度来管理水资源,也可以在一定程度稀释污染物浓度。”他也表示,其实作用十分有限。
  没有独立第三方的参与,皖豫两地开始协商。开封市分管环保工作的副市长带队赴亳州市。在向四名渔民代表道歉后,谈判也在当天启动。“一直谈到夜里十二点。”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此后河南方面又多次派出代表前往亳州,但交涉并不顺畅。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安徽省提出三点诉求:赔偿损失;追责;维稳。河南方面表示无能为力。
  最大的分歧来自惠济河的氨氮排放指标。惠济河长年为劣五类水质,氨氮指标长期超标,2013年1月份,东孙营闸断面峰值曾达30毫克每升(单位同下)。根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基本项目标准限值》,五类水的氨氮标准值为2。安徽省要求,从东孙营闸排出的河水氨氮指标须降到3以内。
  双方起初寸步不让。“这怎么可能,惠济河一直以来浓度都为15。”开封市环保局一位杨姓科长透露,“事实上这些年来,这条河流的氨氮指标一直在降,目前降到了7。”
  地方政府的自行协商最终破产。
  2013年春节期间,由环保部出面协调,豫皖两名副省长在京协商,双方达成《安徽省河南省涡河流域跨界污染联合处置协议》,河南省同意赔付渔民损失;此外,双方各让一步,在事故处置的第一阶段,也即从东孙营闸排出1300万方水体之前,氨氮指标降到6;此后,河南省应将指标降到3以下。
  安徽省方面则透过层层上报拿到了“尚方宝剑”。“一个星期内,国务院主要领导就批了。”安徽省环保系统人士透露。
  这一幕,安徽省政府参事、原安徽省政协委员余国松似曾相识。在他担任委员期间,安徽省跨界污染治理的提案年年都有。“还是朱镕基当总理时,也批示过我们的提案。”十年轮回,皖豫两省跨界污染的心结却越系越紧。
  破冰
  对于皖北渔民,涡河流域的跨界污染已是不能承受之重。
  十八里镇多位渔民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死鱼年年都发生。2000年2月12日和2003年2月19日,东孙营闸两次放水,导致安徽渔民损失过千万。此后数年,水体污染严重,十八里镇的渔民陆续离开涡河。经过多年治理,水质改善。四年前,渔民才回到涡河上重操旧业。
  不惟涡河,跨界污染已成为安徽省的一块心病。淮委会监测数据显示,2013年1月份,安徽省5个出境省界断面水质均达标。而河南省的答卷惨不忍睹,10个出境省界断面,仅2个断面水质达标,其中进入安徽的南洺河、惠济河和包河都超标严重。
  1月份数据正是安徽省在淮河流域水污染上的写照。来自上游河南的污染则成了心腹之患。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李益湘表示,地方利益是跨界污染难以根绝的头号敌人。而在惠济河南段,政府开动马力招商,沿岸化工、皮革等高污染企业不断进驻。以多次向淮河支流倾污的河南开封市精细化工产业园为例,国家确定其为全国十四个精细化工基地。
  “旧账未清,又欠新账。”刘玉柱说。十年前两起污染事故之后,十八里镇渔民将排污企业河南鞋城皮革(集团)总公司告上法庭。
  2003年立案,时隔七年之后,亳州市谯城区法院才判决。被告赔偿298名渔民147万元损失。颇具讽刺性的是,河南鞋城皮革(集团)总公司缺席了审判。
  这家企业颇负盛名,曾被农业部评为“中国乡镇企业行业最大经营规模第一名”,皮革制品远销海外,也是鹿邑县的利税大户。时任总经理崔明杰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然而,渔民不过是赢了一场纸面上的审判。至今他们还在为讨回十年前的损失而奔走。异地执行常常需要当地司法系统配合。在跨界污染中,“地方保护主义特别厉害。”中华环保联合会督查诉讼部部长马勇透露。
  2013年这次事件,尽管开封市政府已允诺赔偿渔民,但渔民们心里没有底。相比十年前的诉讼,他们好歹找到了可以起诉的被告。这次,他们只能选择被动的等待。
  不过,安徽、浙江两省已经迈出第一步。2012年3月,全国首个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在新安江流域诞生(详见南方周末2012年3月15日报道《亿元对赌水质——中国首例跨省流域生态补偿破题》)。
  此外,在2013年全国两会,安徽省代表团建议修订水污染防治法实施细则,并由国务院出台跨行政区水环境污染纠纷处理条例,明确把排污企业和地方政府共同作为责任主体。同时还建议,应建立环保部牵头,有水利部、流域各省政府参加的流域水环境保护领导小组或联席会议。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