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CT天道酬勤

结识朋友,相互学习,共同快乐!

 
 
 

日志

 
 

王守业  

2013-06-12 08:51:46|  分类: 社会人生犯罪时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6月29日,新华社发布了一条重大消息:原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因涉嫌经济犯罪,已被免去海军副司令员职务,本人也提请辞去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全国人大常委会29日发布公告,依照代表法规定,王守业的代表资格终止。据介绍,因“道德败坏”、“利用职权索贿、受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中央军委已免除其海军副司令员职务。海军本届军人代表大会决定接受其辞职请求。

出身农家高材生,工兵走红做将军

随着我国反腐败斗争的不断深入,省部级官员因腐败落马已不是新闻,即便是国家级领导人,诸如成克杰、陈良宇等,也逐渐进入人们的视线。但是,这些都是地方干部,相比较而言,军队里的高级将领出事的并不多。之前,我们只听闻有一两名少将军官因腐败案发落马。因此,此次王的落马,因军衔最高、涉案数额最大而当之无愧地成为我军的“腐败之最”,受到社会各界关注。

王守业1943年出生于河南省叶县邓李乡庙李村。叶县距省城郑州145公里,东邻舞钢,西靠鲁山,南接方城,北依平顶山市区。在叶县,拥有中将军衔的王守业是个名人。尽管他离家已数十载,但叶县人显然对他非常熟悉,因为他早已成为全县人民的骄傲。

王守业对家乡的影响甚至使村庄里出现了一条非常漂亮的公路,而且直接从南平高速公路通到王守业家门口。村里的这条水泥路有两公里长,五米宽,完全是因王家四兄弟才修的。因为,除县城叶县很少见到水泥路。

不仅王守业在外官做得最大,而且他的另外三兄弟在家乡也有一定的地位。除了长子王守业外,老二王随安现任庙李村支部书记;老三王守印在县交通局任职;老四王新业在邻乡派出所担任民警。无疑,这四兄弟使得王家在当地成为最为显贵的豪门。

据介绍,王守业尽管出生在贫寒的农民家庭,但由于天资聪颖,加上学习努力,成绩非常出色。1964年,21岁的王守业以河南省高考总分第六名的成绩被天津大学录取,就读于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正是这个后来越来越“吃香”的专业,为王带来了无尽的财富和极高的权势地位,也带来了最终的灾难。

1968年,解放军总政治部从一些高等院校选拔优秀毕业生入伍,王守业由此进入陆军第38集团军。其中1968年9月至1989年9月,先在38军112师336团当兵锻炼,后任38军113师后勤部干事、北京军区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工程师、北京军区环保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总后基建营房部营房管理处副处长。1989年9月任总后基建营房部营房管理局局长;1993年7月任总后基建营房部副部长;1994年7月晋升少将军衔;1995年12月至2001年7月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2001年7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司令员;2002年7月晋升海军中将军衔。在海军司令部七名核心成员中,司令员、政治委员均为上将;其余五名副司令员,有三人为中将,两人为少将。王守业在五名副司令员中排名第二,军衔为中将。

许多年来,母校天津大学一直因为培养出王守业而引以为荣。2001年8月晋升海军副司令员时,天津大学向这位校友发出贺信以表祝贺。在该校的网页上载有这样的评语:“在32年军旅生涯中,他怀着一颗献身国防、报效祖国、为母校争光的赤子之心,刻苦学习政治、军事、业务,经受了政治、思想、作风等方面的严格锻炼和考验,忘我而创造性地工作,业绩突出,为我军后勤基建营房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

而王守业本人,在接受天津大学校报记者采访时也并不谦虚,甚至有些自卖自夸。当校报记者问起“一生最得意、最欣慰的事”时,时任海军副司令的王守业自豪地说:“美国有一个‘五角大楼’,中国有一个‘八一大楼’,我组织参加了中央军委‘八一大楼’的建设;美国有一个夏威夷,中国有一个牙龙湾,我组织领导了牙龙湾的建设。”

不仅天津大学对王守业引以为骄傲,王守业的父母王顺谦夫妇也同样对他另眼相看。在王家客厅的神龛前,挂有两幅偌大的全家福。其中一幅的前排是王顺谦夫妇,后排王守业夫妇居中,其一子两女分立两侧。另一幅照片则摄于某豪华别墅前。在卧室里,也挂有王顺谦及王守业两代的全家福,但其他兄弟及家人的照片却没有出现。可见,王家对长子的地位也感到备加荣光。

分管基建油水多,贪贿高达上亿元

尽管中央纪委有权查处全国各地党员尤其是中管干部的违法违纪情况,但军队党员却并非由中央纪委管辖。与检察院、法院一样,军队也独立设立了纪委,并且在总政治部、海军、空军和七大军区、省军区都设有分支机构。

王守业于2005年12月23日被中央军委纪委“双规”,即在“规定时间、地点说明问题”;2006年5月,军委检察部门也同时介入了对王守业案的调查。由于王守业是军方人大代表,对他的批捕,必须首先终止其人大代表资格。故2006年6月才有公开报道说王守业被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这只是对其正式批捕的前奏,所以此前有媒体报道说王守业已经在这之前被判处死缓的报道是不符合正常手续和法律逻辑的。

据悉,尽管王守业的最后职务为海军副司令员,但对其违法乱纪行为的侦查,重点却并不在副司令员任上,而是之前即1995年至2001年担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全军房改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期间。正如他自己后来所说,海军副司令员官虽然大了许多,但手上掌握的实权,掌管的资金,却远不如他之前担任的基建营房部部长。

确实,王守业所担任的基建营房部部长一职,是他捞够油水的平台,也是他最终落马的祸根。

大学毕业后的王守业,由于军方挑选高材生而来到曾是河北省省会的保定市,在陆军38军,即现在的第38集团军服役。38军是一支名声显赫的陆军部队,不仅因为由红军建制改编而来,后来还在朝鲜战场立下奇勋,被彭德怀称为“38军万岁”的“万岁军”。归国之初,曾驻于东北,1966年转至河北保定,隶属北京军区。从天津大学土木建筑工程系毕业的王守业,进入38军服役后,主要从事营房建设,也就是我们通常所称的工兵。

像许多贪官一样,在开始工作之初,都勤勤恳恳,给人一种积极上进的印象。王守业同样如此,而且行为也非常检点,没有一种爱贪小便宜的习惯。与别的战士不同的是,王守业学历高,专业好,而且头脑灵活,更重要的是,他经常往部队的首脑机关所在地——北京军区机关跑。不久,他就跑出结果来了,由于专业稀缺,北京军区也确实要人,于是,王守业由保定转到北京,在北京军区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工作。王守业跑出了名堂,也跑出了经验,不久,他又有了新的发展,被调至解放军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工作。与此同时,他的职务也不断发生变化,从干事到助理员、工程师,然后又从处长到副局长、局长。

像王守业这样的军队知识分子,只要好好干,有了一定资历,干个校官是并不难的。但是要想干到将军,却并非有才华即可,没有一定的机遇和重要人物的赏识是不行的。解放军军官目前的军衔为三等十级,即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上校、大校;少将、中将、上将。如以“四年一晋升”的规定计算,一名少尉要晋升为大校一般需20多年,校官到将军则是最难跨越的门槛。至1995年,王守业已是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少将军衔。有人戏称王守业在部队升得快,简直就是“开着直升机上去的”。不过此言偏颇,因为王守业升到少将时年已52岁,像这样的年龄干到少将的,在我军少将军官中并不少见。

2001年年近六旬正面临退休的王守业被中央军委任命为海军第二副司令员,分管后勤工作,由少将晋升为中将。

那么,既然已经面临退休,为什么突然被任命为海军的中将副司令员?是不是王守业政绩突出,才干出众,军队建设离开他不行?事实上,王守业在这之前,也就是1995年担任基建营房部部长之后,就不断有人举报,说他以权谋私,利用分管基建大权收受贿赂。但是令那些举报者失望的是,举报越厉害,他提拔得越快,最后竟然成为中将副司令员,成为百万大军中耀眼的明星。由此可见,“带病提拔”的现象不仅地方上有,由于军队管理的相对独立性和封闭性,这种现象更是难免。

1995年至2001年间,王守业负责全军第三代营房的改造,由于涉及资金庞大,面临着腐败的危险也更大。同时,部队用房改革政策也给了他腐败的空子可钻。因为正是在这个时候,部队也跟随着地方启动了军方房改工程。此次房改的核心就是建立住房补贴制度,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王守业曾在接受《解放军报》采访时称,如果全军在1999年全部兑现住房补贴,一次性动用资金就是几百个亿。由于上述补贴在全军的覆盖比例是70%以上的人员和90%的地区,故王守业应拥有相对大的调配权。

当然,对军队将士发放住房补贴款比较直观,从中捞好处的可能性小些。相比之下,由于军队房改需要,大量军队用房的不断上马,比如设于各省城繁华地带的军队驻地,有相当比例选择对原有土地进行置换,并择地新建营房。由此形成的市场交易资金数以亿元计。

尽管现在全国各地公用建筑都采取招投标制度,但部队的招投标相对较宽松,有时会以涉及军队机密或军备等原因,采取邀请招标或议标的方式进行,在很大程度上,仍采取由领导说了算的发包方式。因此,王守业成为许多建筑承包商的进攻对象,成为糖衣炮弹、金钱美色的俘虏,也在意料之中。

据初步调查,王守业的涉案金额已经上亿元,有关细节还在进一步侦查核实中。

包养情妇十余年,“绵羊”站起能“吃人”

女人在腐败与反腐败中有一种特殊的作用,王守业案子就是个典型例子。

有的女人为了金钱地位,可以在男人面前温柔地躺下,但站起来索要时并不温柔,因此有谚云:“躺下去是只羊,站起来是只狼。”

拥有金钱权势的王守业,在十几年前就包养情妇多名,享尽人间风流。可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在十几年后,他会倒在女人温柔的枪口之下,被“绵羊”幻变而来的“狼”活活咬死。

有军方纪委人士称,王守业所涉经济问题源于内部举报。其实,这个所谓的内部,除了之前大量的信件举报(但未引起重视)外,主要是他的情妇蒋某等人的直接上访举报。

63岁的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本应在2006年6月正常卸任,但他未能等到这一天。早在3月份,王守业便缺席全国“两会”。而有关王“被查”的消息,在岁末年初已从军界传开。此案之所以备受瞩目,盖因他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被查办的最高级别的军官之一。

从经济问题上看,除王守业外还涉及到一些亲朋。王主管基建工程,因此,王的妻子也在某个与建筑业相关的公司工作,并且还担任总经理。据悉,他们夫妻关系长期不和,妻子早已与之分居,两个女儿也已移居海外。

尽管王守业有些妻离子散的味道,但我们仍可以看出他家人在经济上的优越条件。

此外,王守业的亲朋还在郑州注册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借用王的关系网赚钱。因此,今年5月,该公司被卷入调查中,至少涉及两辆高级轿车被查封。从时间来看,这正与军方检察院介入王守业案的时间吻合。据悉,与王本人有涉的数名河南籍包工头亦受到调查。

更让人吃惊的还不是经济问题,正如新华社报道所言,王守业“道德败坏”,而且情节有些出奇。

王守业有多名情妇,其中相对固定、时间最长的是蒋某。蒋某原系某大军区的文工团演员,在王守业相中后,便相互勾搭在一起。王凭着他的少将基建部长的权势地位,轻易便将她调至北京,从此包养起来,过起了地下夫妻生活。当年二十多岁、现已三十多岁的蒋某,还为王守业生下一个儿子,令王守业高兴得不得了。

2001年,王守业晋升为海军中将副司令员后,蒋提出要与王结婚。而王最终未能答应,于是,蒋提出分手,另择夫而嫁,否则再拖下去成了黄脸婆一个,终将耽误青春,悔恨一生。王守业也同意分手,但他最看中的是与蒋某生的那个儿子,因此提出要将儿子交给他养。蒋某表示可以出让儿子的监护权,但必须给她500万元的青春损失费。王守业当然没有同意,两人讨价还价好几年,都未能达成一致,无奈之下,蒋某决定向中央军委领导举报王守业的丑行。开始,王守业把蒋的话当作威胁,没想到她步步紧逼,而且付诸行动,最终,隐藏多年的私情终于被暴露了。

至今,与王守业有牵连的几名女子都受到了调查。其中,蒋某还因涉案最深而受到严密调查。当年,蒋调至北京后,王守业其实已经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钱,为她购买了房产和汽车,还置办了其他一些资产。而今,尽管蒋某为王的举报人,但由于她拥有的房产汽车等资产大多系王守业贪赃得来的款项所置办,因此理所当然要受到军委纪委的扣押。

可以说,王守业和蒋某二人,用“鱼死网破”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了。王守业身败名裂,人财两空;而蒋某因为傍高官所得的资产也将上缴军队所有,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沉重打击。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