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CT天道酬勤

结识朋友,相互学习,共同快乐!

 
 
 

日志

 
 

胆大妄为倪发科  

2013-06-17 18:17:52|  分类: 社会人生犯罪时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大别山余脉的皖西,1999年值得铭记。这年9月2日,国务院批准撤销六安地区,设立地级市六安市。在过渡之际,倪发科从芜湖市委副书记调任六安市市长,不久履新市委书记。

    在六安表现出的执政能力,让倪发科在2008年2月击败其他潜在的竞争对手,升任安徽副省长,分管国土资源厅、住房城乡建设厅、地质矿产勘查局等。这与他在六安着力推动发展的领域一致。

    但多年前的旧患,在他的第一届副省长任期结束后爆发了。2013年6月4日,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倪发科调任六安之初,这个革命老区所辖的五县三区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全市660万人,有500多万是农民。2002年接任市委书记后,他提出“经营城市”的理念,投入巨资大兴旧城拆迁改造与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力推工业化战略,积极招商引资发展产业、矿业,下令让凋敝的国企破产重组。

    在普通市民眼里,倪发科大刀阔斧,将六安从一个老区改造成光鲜亮丽的现代城市,这本身亦是改革趋势。但熟知他的人士认为,倪过于“独断专行”,甚至“胆大妄为”,裙带关系涉嫌渔利其间,并轻视弱势群体利益。据《财经》记者了解,迟至2008年起,安徽不同系统的各级老干部,分别向包括中央纪委在内的纪检部门举报倪的各种问题。在此过程中,这些老干部逐渐形成合力,对相关材料进行了系统地搜集整理。

    在2013年1月28日举行的安徽省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上,54岁的倪未获连任。3月27日上午,处于赋闲状态的倪发科在省科技厅与合肥市领导陪同下,赴合肥公共安全技术研究院等单位调研。这是他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此前十年间,安徽有三名省级官员被判处死刑及死缓——2004年2月12日,原副省长王怀忠被执行死刑;2007年1月12日,原政协副主席王昭耀被判处死缓;2007年12月25日,原副省长何闽旭被判处死缓。三人的共同罪名之一是受贿,且主要犯罪事实均是担任地级市委书记期间。

    皖西宾馆地块悬疑

    从芜湖调任六安后,倪发科居住于皖西宾馆的二号楼,后搬至市烟草局宾馆内。皖西宾馆于市中心繁华地带独辟幽境,院内绿茵浓郁、桂梅成园,为市政府下属专事党政军接待的宾馆。

    由于宾馆设施多有接待任务,宾馆方面将门前一幢条件较次的三层小楼对外开放。但倪发科来后不久即下令将其拆除,导致宾馆丧失重要收入来源,陷于困境。2000年底,一名市委副秘书长出任宾馆总经理,于2003年将宾馆出售。接盘者为当地国有上市企业安徽长江农业装备股份有限公司(600496.SH,现在已更名,下称长江股份),以3600万元承债式收购。

    此价格让宾馆老职工深感不平。他们估计,即便不算其他资产,以当时约60万元/亩的同段地价,仅135亩土地的价值即超过8000万元。可资参照的是,与皖西宾馆相邻、土地面积仅为其八分之一的皖西饭店,此前一个月的转让价是4200万元。

    客观而论,六安市此举亦属无奈。一位参与此次收购的长江股份内部人士透露,接手时皖西宾馆已四个月未发工资,拖欠职工集资款2000余万元及银行贷款,“连拖把都买不起了,全靠财政输血勉力维持。”

    急于甩包袱的六安市政府环顾麾下众多国企,由六安市手扶拖拉机厂(下称六拖厂)控股的长江股份,因上市成功资金相对充裕,故被选择作为收购主体。“我们是个农机企业,对做宾馆兴趣不大,收购也是服从市里安排。”这位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3600万元几乎全部用于偿债及人员安置。

    面对质疑的宾馆职工,市政府表示,六拖厂有财力,将在三年内建成高层星级宾馆,新宾馆仍由市政府管辖。“毕竟是国有单位对国有单位,资产并未外流,我们也无话可说。”一位皖西宾馆原高层人士说。

    就在这次收购几个月后,长江股份自身亦面临被收购的命运。由于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不断下滑,在倪发科主导下,长江股份与浙江精工钢结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精工集团)重组。

    2003年6月18日,长江股份的大股东六拖厂与精工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和《股权托管协议》,将其持有的长江股份55.545%国家股股权转让给精工集团,转让价格以每股净资产值为基准,每股溢价15%,确定为2.5645元/股,共计1.57亿元。转让完成后,后者取代前者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为避免同业竞争”,在等待批复的当年9月26日,精工集团的子公司浙江精工钢结构有限公司(下称精工钢构(7.36,0.02,0.27%))与长江股份签订协议,由长江股份出资8969.03万元收购精工钢构49%股权。这意味着,在股权被精工集团收购的前夜,六拖厂却将资金输送给对方。

    大股东易主后,长江股份旗下的皖西宾馆被以3600万元平价转让给精工集团。后者将老建筑拆除后,新建一幢高层星级宾馆,另将多出的上百亩土地开发成六州首府小区。六州首府由19栋住宅楼构成,其中9栋为高层、10栋为多层,共1118户。据原皖西宾馆高层人士测算,即便按最保守的口径估计,开发收入也在3亿元以上。这还未包括原属宾馆地块,后被建成商业街上的商业建筑。

    皖西宾馆的两次转让,在时间上仅相隔数月,被看作为新进者量身打造的“过桥收购”,原皖西宾馆多位高层老党员不断联名举报,指向倪发科。

    招商、拆迁大手笔

    在接任书记后不久,倪发科在六安展开了大手笔的城市建设。按照“打通干道、拉开框架、完善设施、强化功能”的思路,先后完成了城区十条干道和六寿路、六佛路城区出口段等道路新建、改扩建工程。

    2002年起,六安市先期启动了94平方公里老城改造,建成了十多个商住小区。知情人士介绍,这些项目在土地转让的环节,往往缺乏招投标手续。

    六安大规模的基建机遇,吸引了一系列来自倪发科此前任职的芜湖籍地产商。据介绍,皋城广场、烈士陵园、市民广场等大型公共设施即由该群体开发建设。

    被招商引资来到六安的安徽大昌矿业集团(下称大昌矿业),2001年起进入霍邱矿区考察,取得了吴集铁矿南段26.4平方公里的探矿权后,截至2010年,累计投资13亿元进行矿山建设。对霍邱县GDP和税收的影响举足轻重。

    凭借吴集铁矿,大昌矿业一跃进入国内冶金矿山企业十强。在当地人印象中,该公司颇受照顾,即便在征地拆迁中动武伤人,亦不会受到惩处。2009年7月,霍邱县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一份同意奖励大昌矿业6亿元的决议,后因媒体曝光,省领导过问才作罢。

    2011年10月,安徽省国土厅在官网上挂牌出让霍邱县周集铁矿勘探探矿权,这个有着近1.73亿吨铁矿石资源的铁矿勘探探矿权出让年限为两年,挂牌起始价仅为4.89亿元,作为对比,2008年挂牌出让的霍邱县周油坊铁矿储量为1.41亿吨,最终成交价为16.6亿元。

    除了价格,公告罗列的受让条件亦被质疑,是为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首钢集团与大昌矿业合资)量身定制。最终,首矿大昌以5.1亿元成功摘牌。不过,据接近安徽省国土厅的人士介绍,此转让决策系根据省国土厅的会议纪要做出,目的在于优先出让拿到国家发改委批文的首矿大昌,将矿产资源就地转化。

    此番倪发科受调查,大昌矿业董事长吉立昌亦被指卷入。

    此外,六安老地委机关大院地块的拆迁问题亦引发不少争议。

    2003年6月,在倪发科的力主下,老地委机关大院及其周边的地块约300亩,被整体卖给了安徽徽商集团,由后者的子公司六安市徽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开发。

    据一位地委离休老干部向《财经》记者介绍,整体出售以招投标方式进行,竞拍者包括另一家浙江开发商与徽商集团,前者出价1.5亿元,地块最终让徽商集团以略高的1.52亿元竞得。

    按照协议,徽商集团将整个地块分为三期开发,一期涉及地委机关大院所在地块,约1万平方米;二期为家属区所在地块;三期为紧靠大雁河的地块。但实际上,徽商集团仅付了7000万元地价,开发一期工程——将十余栋临街的地委机关及事业单位大楼拆除,兴建徽商国贸小区与会所、宾馆项目。

    一位六安地委高级别离休干部回忆,被拆掉的部分为两个大院,包括老的市人大办公楼、市政府大楼、教育局、组织部、报社、机关幼儿园、地委医院门诊部等,楼龄多不超过十年。其中花100多万元建成的五层市人大办公楼才盖了三年。

    “卖公家的地我们无话可说,但整个地块,机关大院面积顶多1万平方米,绝大部分是私房,私房的地,倪发科也一起卖掉了。”这位高级别离休干部说,倪发科解释是为了改善机关干部的办公环境和老同志的居住条件。但老干部们期盼的二期、三期延宕整整十年,虽曾多次做拆迁登记,至今未见动工,地价余款也一直未支付。

    由于一期工程已将大院的水、电、路、下水管道等破坏,而拆迁的预期又让他们无法进行修葺,导致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地委大院加速破败,还面临雨水浸漫、电线线路老化等现实威胁。这引发老干部们以各种形式上访,给省市领导甚至中央领导写信。

    据一位知情者回忆,矛盾在于,徽商集团不愿拆迁,希望拿到净地才开发;徽商集团希望更改规划,全部建成高层住宅,而非此前的六层;按照该市的大雁河改造规划,河的两岸要各留出宽20米的空地,这缩小了该地块的范围,引起徽商集团不满。

    此外,徽商集团董事长蔡文龙因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2009年8月被判处死缓,徽商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大全因受贿获刑九年,加上逢企业改制、人事变动频仍,也让徽商集团无力开发。

    2009年,该项目的一期工程徽商国贸小区竣工。在一期项目的建设中,徽商集团更改规划加盖了两栋楼,并将部分六层住宅改建为高层住宅,但对于二期何时开工至今并无消息。

    这个倪发科主导的项目让老干部们难以接受,在一份反映问题的材料上,他们要求彻查卖地的资金流向。

    体制内外反弹

    在大规模招商引资的同时,六安的18个国有企业通过改制退出国有序列。在壮士断腕的魄力之外,对于职工的安置也难言妥帖。

    一位原造纸厂职工介绍,该厂因亏损严重、污染失治,于2003年破产。员工的安置,被按年龄分成三种情况:男55周岁以上、女45周岁以上者内退,每月发放退休金300余元;男50周岁以上、女40周岁以上者,每月发放100余元,达到内退年龄后发放退休金;在此年龄以下者,全部买断。

    “整个破产安置的过程,没看到任何政策文件作为依据,也不知道国家规定的标准是什么。”这位职工说,该厂原来所在的地块约有260亩左右,该地段当时的地价约为40万元/亩,总价上亿元,即便还掉1300万元银行贷款,也足以给1000余名职工以相对合理的安置。与此类似,六安其他的破产或改制国企职工不乏怨声,上访者众。

    由于其作风专断,倪发科早在担任市委副书记时,就与时任“一把手”不睦。在升任市委书记后,倪发科仍亲自掌握城建大权。但即便是地委大院的拆迁,也并未做好善后工作,引得一众老干部侧目。

    此外,一位退休中学校长回忆,2003年,全省实行工资改革,实行“阳光工资”。在具体操作中,六安市干部意见很大。以处级干部为例,六安的处级干部工资仅1800元,而蚌埠和马鞍山有3000多元,经济状况相当的铜陵与安庆也有2800元,“而且只发放70%,也不说原因,只说其余的以后再给,直到2012年才全部兑现”。

    2004年,作家陈桂棣、春桃所著的《中国农民调查》,因内容涉及安徽相关问题,作者及人民文学出版社曾被安徽籍在任官员起诉名誉侵权。

    此书还披露倪发科在担任南陵县委副书记时,欺骗朱基总理的旧事,因此一度洛阳纸贵,“干部群众看到后,议论很多。”前述地委离休老干部回忆。出于对倪发科的爱护,他寄了一本给倪,并附了一封信。

    “他给我回电话表示了谢意,解释说,有这个事,但不全是书里写的那样,自己的介入没那么深。”这位老干部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29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