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CT天道酬勤

结识朋友,相互学习,共同快乐!

 
 
 

日志

 
 

又是“四万亿”  

2013-08-14 11:08:32|  分类: 国计民生经济基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缓解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投资将在稳增长中继续发挥重要作用。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近日称,中国投资需求潜力依然巨大,支撑投资增长的基础比较稳固,全年投资有望保持稳定增长。他透露,下半年,国家将采取多方面措施,充分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和投资的关键性作用。有关专家指出,新一轮投资更加注重其合理性和科学性,不是简单地为刺激经济打一剂“强心针”,而是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调整和可持续性发展。
  1、与当年“四万亿”不同
  一段时间以来,大家有点谈“投资”色变。然而,事实上,今年以来,投资较好地发挥了对经济增长的关键作用。据徐绍史介绍,今年投资保持平稳增长,结构进一步优化。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0.1%,比去年同期回落0.3个百分点,增速总体比较稳定。民间投资增速快于同期整体投资增速,增长23.4%,占比持续上升达63.7%,比年初提高2.3个百分点。
  人们对“投资”心有余悸,与当年“四万亿投资”的负面效应有关。专家指出,相比“四万亿”,此轮投资定位更准确,目标更明确,更有利于经济结构的调整和未来可持续发展。
  “当时四万亿投资是应急,有些项目没有充分论证其可行性和风险性,而且政府行政干预过多,造成了投资效益不太高,有些还加剧了经济结构的扭曲,加剧了产能过剩。”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长徐洪才说,此轮投资是通过增量资金投入,带动资本的存量结构和经济结构的调整,而且政府不再大包大揽,其资金只是起引导作用,更多的是把投资机会让给了民间和市场。
    据了解,新一轮投资重点明确。徐绍史说,要保证有限的政府投资投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主要包括:“十二五”规划明确的重点建设任务,棚户区改造及市政配套基础设施,交通基础设施,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具备建设条件的能源项目,芦山地震灾后恢复重建等。
  2、有重点有选择不一哄而上
  新一轮投资是否会造成新的浪费和产能过剩?专家指出,如今的投资都是在补短板行业和历史欠账,不会造成浪费。同时,民间资本参与投资有助于提高投资效率。
  新增投资不会“撒胡椒面”。徐洪才指出,很多新投资是在补短板,如棚户区改造、中西部地区铁路投资、大中城市城际铁路和地铁建设,这些投资能改善人流和物流效率,改善民生,也是低碳绿色的投资;还有的投资比如宽带建设等,有利于新的消费热点形成;再比如地下污水管网等基础设施投资,有利于城镇化和环保建设。
  “以上投资是有重点的,有选择的,不是一哄而上,也不是投向产能过剩和高污染的重工业。”徐洪才说。
  政府在投资中从主角转变为引导、服务和监管的角色,也让新一轮投资具有了新意。徐洪才表示,政府简政放权,改善服务,加强监管,降低了人流、物流、信息流等生产要素的成本。
  “只要政府不再大包大揽搞投资,交给民间企业去干,我国可以实现高投资率和投资效率提高并存。”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说。
  3、未来要加强项目风险管理
  对于未来投资,徐绍史透露,下一步国家将着力推进改革创新,激发投资潜在活力,提高投资效益,促进投资平稳健康增长。
  徐绍史介绍说,一要深化投资体制改革,出台经修订的政府核准投资项目目录,最大限度地取消和下放核准权限;二要继续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督促地方、部门推出鼓励民间投资参与的重大项目;三要积极鼓励民间资本参与金融机构重组改造,大力发展主要为中小企业服务的中小金融机构;四要通过多种途径,引导民间投资进入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公用事业等领域;五要建立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长效机制,促进房地产开发投资平稳增长。
  专家指出,投资要更加科学合理,要挖掘投资的内涵——发展、质量、效益。
  徐洪才提醒说,未来投资要加强对项目的风险管理,加强对政府预算的硬约束,强化问责制。同时,在投资时,要避免盲目性,多考虑投资的综合效益,多考虑政府转变职能和促进各项改革事业的推进,不是单纯为投资而投资。
  【延伸阅读】
  36个城市获批城轨项目 至2020年投资达4万亿
  没有“婆婆”之后,“媳妇”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地“当家作主”了。
  8月11日,重庆市发改委、市轨道集团联合发布消息称,重庆市《轨道环线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已经顺利通过专家评审,将于年底前开工建设,2018年开通试运行。这是国家下放轨道交通项目审批权限后,重庆市自行组织的第一个轨道交通项目。该项目投资估算总额为314.18亿元。
  与此同时,重庆轻轨3号线北延伸段“可研报告”获批,也同时拿到重庆市发改委的批复函,批复函称,这一线路将在2013年内开工,总工期为30个月。相比轨道环线,这一项目总投资要少得多,为41亿元左右,建设工期为30个月。
  重庆市于近期由本地发改委批复的两个城市轨道交通项目,仅是国家发改委下放审批权之后地方政府积极投资建设地方交通设施浪潮的一个缩影。
  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成投资重点
  近期有10多个城市的发改部门批复了本地建设城市交通项目的开工申请。
  珠海有轨电车1号线首期配套市政工程概算已获批复,该工程总概算约8.5亿元。
  西北地区也不落后,8月7日,甘肃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以甘发改交运发〔2013〕1354号文件批复了《兰州市城市轨道交通1号线一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该工程可研报告批复总投资189.43亿元。另外,浙江杭州、江苏淮南、湖北武汉、湖南长沙等多个城市都在规划或准备兴建新的城市轨道建设项目。
  新一轮的地方政府城轨项目建设热潮与大的宏观形势和政策走向息息相关。
  7月3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进行了部署。会议认为,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重点改善薄弱环节,既可拉动有效投资和消费,又能增强城市综合承载能力、造福广大群众、提高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质量。
  在不久前召开的交通运输部上半年工作总结下半年工作部署会议上,部长杨传堂也明确表示,大力推进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是下半年交通工作的五大重点之一。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这段时间他特别忙,几乎马不停蹄地奔走在全国各城市之间,“差不多的城市都在规划、建设地铁、城轨。”
  而按照原铁道部总工程师、中华铁道建设新技术促进会会长华茂崑的估算,目前已批准建轨道交通的城市有36个,到2020年,我国轨道交通里程将达到近6000公里,在轨道交通方面的投资将达4万亿元。
  这一说法得到官方证实,国家发改委基础司巡视员李国勇日前曾表示,到2015年我国轨道交通运营里程将达3000多公里,到2020年达到6000公里,所需投资额在3万亿至4万亿之间。
  这一投资测算也符合目前城轨的造价,本报记者从几位中国工程院院士、工程建筑方等了解到,目前城轨一公里的造价在5亿到7亿元之间,个别地质复杂地段达到10亿元左右,2012年年末全国轨道交通的总里程在2000公里左右,随着物价不断上涨,到2020年,再建设4000公里的里程的投资额将超过3万亿。
  城轨申报条件严重滞后
  近年来,城轨建设的投资额和里程不断增加,据国家发改委统计,今年我国城市轨道交通的投资将达到2200亿元,比去年增加了400亿元,今年要投产的里程290公里,到今年年底,我国将有19个城市拥有地铁,总里程将达到2366公里。
  北交大经管学院教授赵坚认为,在地方政府投资责任没有明确,地方债日益累积的现状没有得到根本改变的情况下,就仓促下放投资量大者达数百亿的城轨项目审批权,有点过于草率。
  按照2003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城市快速轨道交通建设管理的通知》,申报发展地铁的城市,城区人口应在300万人以上,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在100亿元以上,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000亿元以上,规划线路的客流规模达到单向高峰每小时3万人以上。
  赵坚称,这一通知是10年前出台,当时符合这一条件的城市也就是一些特大城市和部分省会城市,但10年后的今天,符合这一条件的城市已经多如牛毛,这一过时的审批门槛也助长了目前的城轨建设潮。
  “目前几乎所有城市都规划兴建市内的轨道交通,而很少有考虑修建城市群之间的通勤铁路的,这与我们城市发展中摊大饼的规划理念有关,事实上国外的大城市如东京、巴黎等都有非常发达的主城与周围小城之间的通勤铁路,这些铁路时速不是很高,造价也相对较低,对于解决大城市问题起到了一定作用。”赵坚称。
  城轨投资应以财政资金为主
  尽管在审批权下放之后,地方疯狂地批复城轨项目,但真正落实到建设阶段时,资金筹集成为一个老大难问题。
  近年来政府已经将铁路和城轨等交通项目的资本金比率一再缩减,例如兰州城轨一号线一期工程的项目资本金占总投资的27.48%,由省、市、区三级政府财政性资金承担,其余建设资金由项目业主单位兰州市轨道交通公司通过银行贷款等多元化融资方式解决。
  目前轨道交通的筹资方式除了地方政府财政出资之外,在引入社会资本方面,主要有投资、建设、运营、监管四分开模式(上海地铁采用该模式)、BT(建设-转让,北京地铁奥运支线采用该模式)、PPP(公私合营,北京地铁4号线采用该模式)、BOT(建设-运营-转让,深圳地铁4号线采用该模式)。
  北车集团宣传部门的人士表示,由于近年来中国铁路总公司在车辆购置方面的业务量逐步减少,北车已经慢慢开始进军城轨领域,目前北车的城轨车辆年销售额在100亿到150亿元之间,占到总销售额的1/6到1/9左右。除了销售车辆之外,北车也通过BT模式直接参与地方城轨项目的建设,目前已经在沈阳运作了一个项目,同时与珠海、合肥等地也形成了合作意向,总体的业务量在500亿左右。
  在赵坚看来,上述这些投融资模式固然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但最终形成的债务仍然背负在地方政府名下。“城市轨道交通是公益性基础设施,主要应该依靠政府公共财政资金的投入和相应的扶持政策。引入民资固然不错,但决不能够淡化政府投资的主体地位,要防止投资过度社会化的倾向。我国收费公路的发展形成现在这么大的债务,与过分强调公路可经营性,忽视了其公益性是分不开的。”
  赵坚称,根据相关研究,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占城市GDP的3%~5%,城市公共交通(含轨道交通)投资占其中的14%~18%,即公交占城市GDP的份额不宜超过0.9%,这是一个比较合理、且城市财力可以承受的指标。“目前很多城市都已经严重超出这一指标,又没有财力,就想着吸引社会资本,结果形成一大笔债务。”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