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CT天道酬勤

结识朋友,相互学习,共同快乐!

 
 
 

日志

 
 

刘铁男之子留学3年只读1天书  

2014-12-16 03:14:51|  分类: 社会人生犯罪时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铁男嘱咐商人“带一带儿子”

刘铁男坦言,自己一心想往上爬、当大官,这种扭曲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既害了自己,也在一定程度上“传染”给了儿子刘德成。

刘德成上小学时,每次刘铁男骑车带他回奶奶家,都不走大路而是穿胡同抄近路,他还由此联想到人生,感慨地告诉儿子,做人要学会走捷径,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从小我就觉得钱是万能的,有了钱就有了一切。”刘德成告诉办案人员,“后来长大后,我爸还时不时跟我提起那时候的事,当时我们都觉得以前太苦了,现在好了,他官越做越大,我的钱也越来越多,终于扬眉吐气、出人头地,可以过好日子了。”

然而,这种建立在不正当利益之上的“好日子”是过不长久的。刘铁男内心深处隐藏着的贪欲,也使刘德成从小受到潜移默化的不良影响。而他一手给儿子设计的这条“捷径”,更使刘德成步入歧途……

邱某,浙江某民营企业董事长,刘铁男受贿案中涉案金额最大的行贿人,也是与刘铁男关系最为密切的涉案人。2006年6月至2011年8月,刘铁男利用职务便利为邱某的多个项目审批提供帮助。

2006年,邱某经人介绍认识了刘铁男。在见面过程中,邱某了解到刘德成刚从国外回来不久,便主动提出可以和刘德成一起做生意。刘铁男当时没有表态,但没过多久邱某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说此事“可以考虑”。

在之后的饭局上,刘铁男将刘德成介绍给了邱某,并嘱咐他“带一带儿子”。

此后不久,邱某与浙江企业家李某共同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注册成立了一个化纤公司,通过虚假贸易直接为刘德成的公司输送利益825万元。

刘德成:有一个当官的父亲为什么不利用?

看到金钱来得如此容易,刘德成的贪念也日益滋长:“我听说一些企业家利用不正当关系大肆敛财,我心想有一个当官的父亲,比他们方便……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

“老子办事,儿子收钱”。除了虚假贸易外,刘德成的敛财方式多种多样:开办空壳公司,空手套白狼;通过“关联交易”,收受巨额钱款;通过挂名领薪、入股分红、索要车辆等收受钱物,还大量收受礼品礼金。

就这样,刘德成在刘铁男的“帮助”下,获取巨额财富易如反掌,而这些财富又催生和加剧了他的堕落。

刘德成告诉办案人员:“如今觉得当时我们父子都错了,抛开我们以权谋私不说,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就错了,奋斗的原动力就错了,这也是我们父子犯罪的一个共同原因。”

认为走正路太艰辛的刘铁男,不仅将走“捷径”当作自己的人生目标,还教会了儿子想方设法走“捷径”。殊不知,人生没有捷径可走。

“这些老板主动投怀送抱对他腐蚀,使刘德成很容易就挣到了钱,这使他发狂、发癲、发傻,在错误的迷途中越滑越远。”在接受调查期间,刘铁男对自己利令智昏、溺爱纵容导致现在的结局悔恨不已--“在他经商挣钱的问题上,作为父亲的我,扮演了一个错误的角色。”

刘铁男的“教子观”

“做人要学会走捷径,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这些老板主动投怀送抱对他腐蚀,使刘德成很容易挣到了钱,这使他发狂、发癲、发傻,在错误的迷途中越滑越远。”

“在他经商挣钱的问题上,作为父亲的我,扮演了一个错误的角色。”

“我让他们带刘德成挣钱,注重的是结果,不是过程”,“对他们的具体情况尽可能少知道,只要不出事”。

“他们之所以出手大方,帮刘德成经商挣钱,绝不是看中了刘德成的素质以及和刘德成的交情,而是看中了他身后作为父亲的我及所处的位置。”

刘德成谈父亲

“从小我就觉得钱是万能的,有了钱就有了一切。”

“后来长大后,我爸还时不时跟我提起那时候的事,当时我们都觉得以前太苦了,现在好了,他官越做越大,我的钱也越来越多,终于扬眉吐气、出人头地,可以过好日子了。”

“我听说一些企业家利用不正当关系大肆敛财,我心想有一个当官的父亲,比他们方便……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

“如今觉得当时我们父子都错了,抛开我们以权谋私不说,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就错了,奋斗的原动力就错了,这也是我们父子犯罪的一个共同原因。”

研究官员子女经商案例设法钻空子

“两面人”,这是刘铁男对自己的评价。

“做这些事的时候没认清是违法还是违纪,老是和他们讲不要出事,要合法合规。”刘铁男说。

然而,刘铁男真的不懂法吗?

办案人员在刘铁男办公室中,发现一本法律法规读本中有不少折叠和勾画的地方,内容主要是领导干部子女经商谋利方面的。

刘铁男还把这些法律法规让刘德成学习,并特意让他看了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的案例材料。

李嘉廷在位时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其子接受对方巨额财物,与刘铁男案有相似之处。

由此可见,刘铁男绝非不懂法纪,而是目无法纪、明知故犯,并且想方设法钻空子以逃避责任。

2007年初,就在刘德成通过虚假贸易获利825万元后不久,邱某与刘铁男见面时提到刘德成这阵赚了一些钱,正要说具体情况时,刘铁男一摆手:“生意上的这些事不要和我说。”

“我就是要让刘铁男知道,我给他们父子送了多少钱和好处,要是他不知道,我不就白送了吗?”邱某说。

后来,邱某多次要告诉刘铁男与刘德成生意上的细节,但都被刘铁男制止。当然,被刘铁男制止过的对象绝非邱某一个人。

一面请私企老板带着自己儿子“学做生意”;另一面又对有求于自己的企业刻意保持距离,甚至故意拖延请托事项的办理,还大谈什么要遵纪守法。刘铁男的“两面性”在这里暴露无遗。

儿子前台挣钱老子后台办事

然而,诸如此类“儿子前台挣钱,老子后台办事”的模式,看似腐败官员没有直接与企业家接触,能够掩人耳目、暗度陈仓,但实质上并不能改变腐败行为的本质,更大程度上,则暗含着腐败官员宽慰自己的一种掩耳盗铃的心态。

刘铁男坦言,自己其实是采取了“鸵鸟政策”,“我让他们带刘德成挣钱,注重的是结果,不是过程”,认为只要“对他们的具体情况尽可能少知道,只要不出事”,就不会影响到自己。

邱某说:“帮助刘铁男儿子做生意,目的是想通过给其儿子好处,与刘铁男搞好关系,使项目顺利得到审批。”

李某也承认:“如果他(刘德成)不是刘铁男的儿子,我们是不会给他这些(好处)的。”

面对蜂拥而至的“商人朋友”,刘铁男起初并非没有警觉:“他们之所以出手大方,帮刘德成经商挣钱,绝不是看中了刘德成的素质以及和刘德成的交情,而是看中了他身后作为父亲的我及所处的位置。”

据刘铁男交代,刘德成刚从国外回国后,有老板送了他一块名贵手表,刘铁男发现后当晚就让他送了回去。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原本还有些警惕的刘铁男,逐渐放松了对自身的要求和对儿子的管教,甚至自己也主动地接受了他人的贿赂?

用刘铁男自己的话说,是“欲望过多,既想当官,又想发财”。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刘铁男作为高级领导干部,却忘了自身作为党员和公职人员的原则和操守,与企业家勾肩搭背、公私不分,拒腐防变的思想堤坝坍塌,是其坠入陷阱的重要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