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BCT天道酬勤

结识朋友,相互学习,共同快乐!

 
 
 

日志

 
 

南京市长季建业认情人为干妹妹  

2014-12-02 02:43:04|  分类: 社会人生犯罪时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月金陵,一叶知秋。如同法国梧桐的落叶是秋天的报幕员,南京的秋天也始自枫红遍野的栖霞山。一年多前,2013年10月17日,南京原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因经济问题被中央纪委“双规”。

出生于1957年1月的季建业是江苏张家港人,历任苏州日报社副总编,吴县县委副书记,吴县县(市)委副书记兼苏州太湖度假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昆山市委书记,扬州市长、市委书记兼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09年8月在扬州市委书记任上履新,季建业主政扬州八年,颇有“实干”之名,得以调往省府南京。2010年1月21日任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

南京曾名“建业”,恰与季氏同名,甫一上任他就拉近与南京市民的距离,江苏各界亦对其抱有期待。在就职南京市副市长、代理市长职务时,季建业还宣称“进了中山门,就是南京人”。主政之后,他启动了“三中路改造”、砍伐梧桐树、拆城西干道、投巨资上马雨污分流等大量工程,却使南京古城不断被“开膛破肚”,引发民怨——市民称全城“秋叶与灰土齐飞,苍天共黄土一色”。

在落马前后,季建业身边的政商朋友逐渐浮出水面,尤其因其而生意风生水起的商人,不少人接受调查,有的将被送上法庭。

这些商人至少包括“江苏首富”、苏州金螳螂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及苏州金螳螂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螳螂)实际控制人朱兴良,江苏吴中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苏州锦联经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徐东明。

其中,金螳螂公司涉嫌为季建业本人及其女儿、情人装修房屋,行贿装修款30余万元;另外,季建业的妻子涉嫌由徐东明代持朱天晓公司股份获益140余万元。而在金螳螂上市时,因政策需要,徐东明和季建业哥哥季建平各投资120万元认购了1%的股份,徐东明涉嫌将股票及后续投资收益的20%计700余万元给予季建业夫妇,季建平则送给季建业一套价值数百万元的别墅。不过,对此部分,目前朱兴良和季建业双方均存有异议。

季的岳父曾任江苏省常务副省长,季建业被朋友们认为“有一定背景,仕途上大有潜力”。始于姑苏,经由广陵,终于金陵,这一升迁之路,也与争议相随。

政商“共荣”

纵观季建业38年仕途,随着升迁,他在其任职地均有人情良好、因其发达的政商朋友。这些人或是季建业的同僚部下,或是其在商界扶持的“知己”好友,他们涉嫌为季建业在经济上提供帮助,季建业则在商业项目上对他们照顾有加,由此形成“隐形”利益关系。其中,最典型的是季建业在任吴县县委副书记兼苏州太湖度假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时的部下徐东明。

1992年,已经转业在苏州市吴县人事局做办事员的徐东明,经朋友介绍通过季建业调入太湖度假区,具体负责招商引资工作,任职项目合作部经理。1994年,徐东明升至太湖度假区下属的发展总公司副总经理。

据熟悉两人的一名商人介绍,一起工作时,季建业作为徐东明的领导,对后者很是照顾,两人私人关系亦因此较好。随着季建业上调至昆山市工作,无人照应的徐东明受到新上任领导的排挤,1997年辞职“下海”。经向季建业征求意见后,徐东明成为新加坡一家公司在苏州的柴油发电机代理商,并以此成立苏州市锦联经贸有限公司,开始了他的经商生涯。彼时,该新加坡公司在苏州市和太湖度假区有两个项目,业务方面得到了季建业的帮助。

徐东明后来还经营过其他公司,业务扩大到空调、医疗设备、广告等,甚至涉足地产开发项目。在经营过程中,由于季建业的帮助和扶持,徐东明的企业逐步壮大。1998年,季建业担任昆山市长后,在昆山宾馆改造上,徐东明找季建业帮忙承揽了部分业务,做成了这笔数百万元标的的业务。

2006年,季建业在任扬州市委书记时,徐东明和同为季建业下属后“下海”的秦姓商人准备涉足房地产项目,看中扬州下辖江都市的一块地,想拍下来进行商业开发。季建业跟时任江都市委的主要领导打招呼,让后者在上述项目中给予徐、秦两人关照,后徐、秦果然顺利拿到地并进行了开发。

在2009年季建业任南京市长时,依然帮助徐东明。据了解,当时苏州太湖度假区新建办公楼需要安装中央空调,季建业出面帮徐东明拿到业务。

季建业对徐东明的帮助甚至还有“家事”。2001年,徐东明外甥高考志愿填报苏州大学,成绩出来后与江苏省录取分数线差了十几分,为了在分数不够的情况下使用点招名额,徐东明再次找到季建业。季建业向时任江苏省政府副秘书长以及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打了招呼,并告诉徐东明具体由朱天晓负责此事。

之后不久上述省政府副秘书长调任江苏省教育厅负责人,事情得到顺利解决。

徐东明并非每次找季建业帮忙,均能够成功。知情者介绍,在2008年,季建业任扬州市委书记时,徐东明和上述秦姓商人想在扬州市下辖的江都市和高邮市找项目搞开发,虽然季建业像往常一样跟这两个下辖市的主要领导打了招呼,但是最终因没能找到合适项目而作罢。

由此可见季建业对政商朋友的帮助扶持,以至于他在昆山、扬州、南京任职期间,徐东明等人经常前去看望。季建业回苏州时,也会找徐东明等人聚会。

季建业在苏州的政商圈子聚会从1995年开始,几乎每年的年初一均由季建业的老部下朱天晓召集,地点亦在吴中集团的公司餐厅。参加聚会的不仅有朱兴良、徐东明家人、季建平家人以及朱天晓,还有吴县的一些领导。

现年55岁的朱兴良从木工、油漆工做起,直至成为金螳螂公司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在2013年理财周报发布的《3000中国家族财富榜总榜》名单中,朱兴良家族名列第20位;同年5月7日《新财富》杂志发布的2013年500位富人榜上,朱兴良家族以189亿元的身家位荣登江苏省首富,位列全国第22位。

朱兴良与季建业相识约在1992年,当时太湖旅游度假区有个度假村的建设项目,工程分包给好几家公司。朱兴良以吴县园林建筑装潢工程公司的名义参加了招投标,并中标一个餐厅的装修工程。

在这个项目中,因为工期紧张,部分公司不能按期完工,朱兴良的公司则施工较快,在完成工程后还帮助其他公司做了些工程。“有一天凌晨1点,季建业到工地视察,仅看到朱兴良的公司还在施工,就主动问起度假村项目部祝姓经理,后者介绍朱兴良与季建业认识,之后两人熟络起来。”

关系更加亲密后,季建业涉嫌在朱兴良承揽部分装饰、装修工程等方面,给予后者以帮助。

心理失衡

朱兴良此番被查,金螳螂公司被指涉嫌单位行贿罪,主要案由是:2003年底至2011年2月,朱兴良在经营管理、实际控制金螳螂建筑装饰公司期间,感谢季建业利用担任扬州市长职务之便未经招投标,将扬州迎宾馆1号楼装修工程发包给其公司,并多次帮助催要工程款,为其公司谋取了利益。

为感谢季建业,朱兴良应季建业要求,从2007年至2009年,为季建业及其亲属和情人祝梅分别装修房屋,免收装修款30余万元。

此外,朱兴良个人则涉嫌介绍贿赂罪和非法经营罪。不过,对于这两项罪名,朱兴良方面存有异议,并认为办案程序上亦存在问题。

这一涉嫌罪名的来源是,2006年至2007年,朱兴良跟徐东明、季建平提出让二人各拿出股票收益的20%给季建业夫妇,二人表示同意。2009年11月,徐东明陆续将股票全部抛售,从中拿出700余万元送给了季建业。

这部分股票的背景是,2003年下半年,金螳螂建筑装饰公司启动股份制改造,为上市做准备。因为公司属于中外合资企业,根据当时的政策规定,需要五家法人单位共同发起。当时金螳螂公司已经有了两家股东,还需找三家法人单位合计持股比例不得低于5%,于是朱兴良就找到了徐东明和季建平以及顾某某。

经过协商后,徐东明和季建平各投资120万元认购了1%的股份。

知情者介绍,2006年下半年,金螳螂公司上市后,大概在2007年底,季建业从扬州回到苏州,在与徐东明、季建平、朱兴良等人聚会中提到了徐、季两人手中持有的股票,还称两人赚了不少钱。参与聚会的季建业妻子很是羡慕,表示想弄点赚些钱。

因为徐东明与季建业相识20年来,一直得到季建业的帮助并与季家保持着来往,季建业夫妇亦非常信任徐东明,所以徐东明一直找机会寻求报答。此时,想继续寻求在仕途上顺风顺水的季建业帮助的徐东明和季建平表示,愿意拿出股票收益的一部分钱分享给季建业妻子。季建业默认此事。

知情人介绍,彼时,季建业只是认为分了他们一点钱而已。此外,因季建业妻子之前就觉得季身边的商人朋友赚了那么多钱,心理不平衡,季建业心理亦有些失衡,贪念和私心膨胀起来。

为保险起见,之后徐东明专门写了一张假收条,内容是:收到季建业妻子24万元投资款。24万元正好是徐东明所买股票出资款120万的20%,为显真实,收条落款时间提前至2003年。就此事,季建业妻子还对徐东明大加赞赏,称徐想的周全。

但此过程亦有知情者的另外一种表述:彼时,季建业妻子听说金螳螂公司即将上市,提出欲买原始股。后因朱兴良自己难以转让,就在其劝说下,季建平和徐东明均答应可以从自己的原始股中分出20%,即季建业妻子所得钱款为已转让后的原始股收益。2013年4月,在确认中央纪委调查自己的消息后,季建业夫妇曾商量如何处理家中的300余万元存款和涉嫌放在徐东明处的两笔钱:徐东明给的700余万元和朱天晓给的140余万元。

不过,直至案发,上述两笔代管钱款均在徐东明名下,尚未作转账处理。

上述140余万元是2004年至2008年,徐东明顶替季建业妻子在朱天晓的公司做股东的收益。朱天晓是吴中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1992年5月26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吴中集团等五家企业法人曾共同发起江苏吴中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朱天晓事发后,吴中实业曾发公告称公司与吴中集团及朱天晓不存在关联关系。

季建平是季建业的大哥,为昆山市沪昆市场投资开发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知情人称,季建平用持有金螳螂股票的收益,也涉嫌给季建业买了一套价值数百万元的别墅,不过因为并未过户,这一事项是否涉嫌犯罪目前未能得知。

“围猎”经过

2013年10月,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亲属等人收受巨额财物,道德败坏”,季建业被中央纪委“双规”。

“道德败坏”是指季建业的相关情人关系,包括扬州市萃园城市酒店副总经理祝梅。祝梅原是扬州市西园饭店一名服务员,2001年为时任扬州市市长的季建业服务时,两人相识并熟悉,2003年发展为情人关系。

季建业在扬州工作期间,两人约定,如果想要约会就以彼此所知道的暗号发短信告知对方,此办法一直沿用至季建业离开扬州结束。2009年,季建业调至南京后,他和祝梅的见面次数就少了很多,但祝梅仍然每隔几个月就前去看望,两人约会的地点是季建业在南京所住的汉府饭店和宁海路66号。有时,季建业也去扬州看望祝梅,在他在扬州珍园保留的房间内约会。

季建业因在汉府饭店办公而广受诟病。汉府饭店位于南京市中心新街口、毗邻旧总统府,为一座七层的具有典型民国风格的建筑,饭店为准五星标准,内有游泳池、美容中心、健身房、风情酒吧等康乐设施。

在扬州,祝梅不仅管理着季建业的生活起居,有时还负担着照顾季建业的母亲,对季母她以干女儿相称。

2013年2月下旬,祝梅被中央纪委带走。之后又有两名当地老板被带走,季建业开始感觉到纪委是在针对他进行调查。

2013年7月,朱兴良被带走调查后,季建业预感到徐东明之前抛售金螳螂股票后送给他的这笔钱是件大事,后因听妻子说没有划账,稍微放心。

2013年8月,季建业到北京出差期间,再次得知中央纪委在调查他的问题,并且可能与金螳螂的股票有关。因为不放心,他还将徐东明叫到南京,当面交代一番。没过多久,徐东明遭到调查。

2013年9月26日,在南京市委民主生活会上,季建业主动自曝自身存在的问题,试图做最后努力。未料不足一月,中央纪委出手。

“不准亲戚朋友谋私利,不允许亲友家人打着我的旗号办事、拉工程,不干涉工程招投标、土地招拍挂等方面的事项。”这是2009年8月,季建业被任命为南京市代市长时曾在媒体上公开作出的承诺。2010年1月21日,季建业正式当选南京市市长后,又发表题为《做一名人民满意的市长》的就职演讲称:“做一个执政为民的市长,做一个务实奋进的市长,做一个依法行政的市长,做一个廉洁从政的市长。”

话犹在耳,斯人已失去自由。昔日言语如秋叶随风,徒留悔恨。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